您的位置:

首页> 科学幻想> 征服2

征服2

  看着看着,果然不出我所料, 面的血腥镜头不但没有让岳母反感,反
得她脸色发臊。药物加强暴的色情镜头,没反应才怪。可能是想起刚才了吧,岳
母越看越脸越红,躺在沙发上扭动起来,一会竟站起来,打开睡衣直对着空调,
眼睛还看着 面日本兵虐待女人的镜头,双手忍不往下摸,嗯啊呻吟之声慢慢地
淫起来。

  我在房 看得血脉喷张,鸡巴再度勃起!今天真是不得了啦,又硬了!

  接下来的镜头更加精彩,岳母已经管不住自己,把睡衣躺开,张开大腿,双
手忍不住伸进屄 去抠起来,擡着头嗯嗯地呻吟,身体如蛇扭来扭去,摄魄的声
音传来,我不禁微微冷笑,知道彻底征服的机会已经来了。

  岳母突然想到了什麽似的,转过身向我房 走来,我连忙走过去躺在床上,
换下一条三角短裤,假装沈沈地睡着了。

  岳母轻轻地推开我的房门,看到我只穿着一条短裤,酣然而眠,鸡巴挺挺的
把短裤撑了一个小山头。她一阵惊呼,嘴巴张了好一阵,可能是想到这她这乖女
婿居然如此曆害,今天泄了两次还能如些挺拔!她要知道我今天泄了不止两次,
不知道这即将变成老骚婆的贞烈老妪会是什麽表情和想法!

  岳母爬上床来,用手轻轻摇了摇我,我假装没反应,岳母带着淫声笑了笑说
:「今天累了吧,醒不了呢。」

  伸手隔着短裤摸我的鸡巴,摸得我热烫热烫的。她仔细地端详着我,看着我
标準的身材,和结实的肌肉,脸更加红了,如血在烧,我能感觉到她全身都在发
抖!她轻轻地吻了吻我的额头和脸,还有嘴巴。然后脱下我的裤子,慢慢地压了
上来,摸着我的鸡巴,对着她的嫩屄口,猛地进入。

  「渍……」的一声,和下午同样的声音再度出现!

  正当她全身压住我的时候,我惊醒了,惊恐地看着她,「妈……妈……怎麽
……了……」伸手就要推开她,她连忙一只手勾住我的脖子,一只手抓住我正假
装要掀她的手往后压,擡起屁股又一次狠狠地坐下来,我感觉鸡巴进了一个水水
肉肉的洞中,松松滑滑的,可能是水多了,也可能是岳母放松的缘故,没有下午
强暴时那样紧了,不过别有一番风味。

  尤其是岳母居然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一开始竟用我下午用在她身上的
动作,更是让我充满异样的霞光流彩般的感受,再贞烈的女人上了床,一样禽兽!

  但我不能享受,因爲岳母是在迷糊中这样做的,我要的是她被彻底地征服。

  她那点力气没有用,连坐几下后,就没力气折腾了,我装着挣扎过来,把她
掀翻到一边,她翻躺在那 ,喘息如刚耕过田的老母牛,两脚张开,微微擡起,
屄上一片湿滩!贞烈女淫起来,原来也是如此的水,水,水啊!妓女爲了钱逢场
作戏, A片 的情景再真实也是演戏,岂能比这样的烈女最原始的活生生淫性!

  我坐起来,看着她,脸上表情故作惊讶而失措。她好象清醒了不少,似乎有
点犹豫,但马上被性沖动洇没,红着脸对我说:「文儿,给妈吧,妈需要啊……

  好多年了……妈一直没有过……都快干了……哇……」然后居然哭了。

  「妈,我是你女婿啊!我已经错了一次了,不能再错了啊!」我不知所措地
说,充满害怕,「妈,对不起,我是畜牲,我是禽兽。」

  岳母脸上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悔悟,立刻抱住我吻起来,恢複呻吟的语气:
「孩子,已经做过了,不要想多了,妈现在想要,你给妈吧,以后你想要妈,随
时可以告诉妈。」她在我惊讶的目光中停了一会,继续说:「妈今后是你的,只
要你不嫌弃。」

  我慢慢地伸出手去,岳母很配合地凑过来抱住我,胸贴胸,大乳头碰到小乳
头,泪水哗哗地往下流,我一下子又慌了,忙安慰到:「妈,不要哭,是我不对,
我听妈的。」然后抱起她,猛地压在床上,狂风瀑雨地肏起屄来。

  岳母紧紧地抱着我,嗯啊不停地呻吟着,眼睛全是泪水地看着我,两脚把我
的腰紧紧地勾住,任凭我带着她上下翻飞,她的汗滴和我的汗滴共同万涓成水,
让我连想要抱紧都变得困难,屄 的水源源不断地流出来,溅到浅黄色的床单上,
如王维泼墨,即成山水,诗情俱生。

  我就用那姿势,其实我也想换的,但我知道,初上手,如果姿势换多了,岳
母那样的烈女会没有感觉的,她再淫也不可能开放到任意胡来的地步,这样的女
人,必须每一次都彻头彻尾地治得她服服帖帖的才有效果。

  我已经感觉不到自己是在和一个老妇人在肏屄,而是感觉下面是个苗条丰满,
活色生香的肉体!今天已经泄过了三次,所以我有的是耐力,而岳母也不重,百
把来斤,所以我肏起屄来也不太费劲,她的身子被我一次次地擡起来,一次次地
压在软软的床上,压得扁扁的,深深地沈下去,如果没有奶奶头,都感觉不到乳
房的存在。我压得她呼不出气来,直嗯啊嗯啊地淫叫,因爲快感而带着哭泣,她
的呻吟如同她唱歌一般,有节奏而美妙。我老婆高潮的时候喜欢啊啊地叫,而岳
母喜欢哭泣,加上粉红的睡衣如战旗猎猎上下飞舞,我心跳得突突不停,好美妙
啊,我真怕我心髒会蹦出来,幸好我没有高血压,不然我真地会成爲这老牡丹的
风流鬼!

  我边肏屄着边看着她,我喜欢看女人被肏时的表情,那是一种天生的性趣,
岳母因爲快乐而扭曲的脸和汗水盈盈的额头,加上那白白的牙齿磨擦的声音,无
尽地刺激着我的原始本能,一次次地穿透她的身体。我咬着她的耳垂,沖着她呼
气,让她感受雄性的气息,鸡巴发起一阵阵沖锋,直挺挺地在「渍渍」声中强烈
地透过,让她承受雄性粗犷而野蛮的锋芒!

  在我欢快的奔驰中岳母突然「啊」了一声,双手勾进我背上的肉 ,全身一
阵抽动,两眼一翻,屄 喷出一股洪水,如泄尿般毫无节制的溢出,登时晕了过
去。感谢情色美妹,不然我还以爲我真会肏死她,我知道那是快乐到尽头的晕头
转响,于是掐掐她的上颌,她一会就依依地转醒过来,看着我,忽然紧紧地抱着
我,再度泪眼滂沱。

  我已经不能再承受,把脸埋在岳母的胸上,吸住一颗奶头,低吼了一声,下
体一松,精液再度刷新岳母的嫩屄深处,她呜呜地享受着,久久不肯松手。


LEVEL 10





  七、清晨细品美味,彻底地征服老婆的母亲

  醒来已经是清晨,我转身起来,看到岳母朝我这边侧躺着,粉红的睡衣只盖
了背部和手,两腿弓着,两个乳房直挺挺地,经过了昨天晚上的激烈肏屄,屄毛
干干的,有很多斑痕,脸上的表情满足而安静,头发有点乱,黄卷卷的,有种说
不出的性感。

  我想岳母这样的传统女子,虽然被开苞了,但骨子 还是很烈的,如果不趁
热打铁地调教,估计还会一定程度上还原,何况我还没有自由地玩弄她的身体呢。

  我要让她成爲我的性奴!

  想到这 ,我下鸡巴又慢慢地神气起来,我忙去卫生间小便。

  从卫生间出来后,我爬上去,细细地看了很久,岳母脸上真地没有皱纹,而
且全身的皮肤也确实不错,如果不是脸上皮肤有点老化的感觉,你根本想不到,
这是一个老女人。但充实而光滑的身子,加上秀气的脸,让我能感觉到她年轻时
的美,现在则是饱经风月的成熟,尤其昨晚刚刚被象沙漠重新滋润成绿洲,更回
有成熟的虎狼之美,其实不想也知道,不然我老婆和芸姐哪有那麽漂亮,哦,还
有玲玲。
 我用手轻轻地摸了摸她的脸,然后把她掀过去,平躺在床上,把粉红的睡衣
摊开,慢慢地把双脚分成一个八字。拿出数码,咔嚓不停地远近高低各不同拍了
不少,尤其是睡衣皱折的地方和屄毛凝片的地方,加了不少特写。

  怕她醒来我拍完后把相机收了起来,然后用手轻轻地抚摸她的乳房,软软而
充实的乳房和我老婆的不一样,我老婆的鼓鼓的,非常充实,摸起来很有手感,
而岳母的充实而软,摸起来象豆腐,我想这是真正的吃豆腐吧,想着我居然得意
地笑了起来。

  岳母睡得真死,可能昨天肏得太猛的缘故,我弄了一会乳房她居然只嗯了几
声。于是我摸上了她的大腿,脸伏下去闻闻她的嫩屄,有种酸酸甜甜的怪味,我
忍不住伸手去摸屄毛,屄毛被干了的淫水卷成一片,很不容易分开。

  我边玩弄着边想昨天,真是惊心动魄啊,回过神来象是神话,象是传奇,又
象是做梦。想着想着,我手已经摸上了姨屄,和我老婆的不一样,老婆的不肥不
厚,但润而红嫩,岳母的厚厚的,长长的,手一摸上去感觉真地很实在,阴蒂和
我老婆的差不多,象粒小玉米,我用手指轻轻地抚摸着,岳母听嫩屄居然在刺激
之下,有点儿润了起来,悠悠转醒。

  我看着她,左手摸着乳房,右手在嫩屄口停着不动,她看着我,很平静,忽
然想起了什麽似的,身子抖了要坐起来,我手毫不停留,插进嫩屄 面,然后勾
住了腹部的盆骨。

  她两手抓住我的手,吃惊地喊起来:「你……你要干什麽!」

  我知道不能退步,左手从她腋下伸过去,抓住了她的奶子,抱着她靠在我的
胸怀 ,不容分说地吻上她的嘴,她挣了几下,就默许了。我另一只手在她嫩屄
慢慢地抠着,不时撞她的屄壁,她屄 不时传出一阵阵阴阴酥麻的抽畜。我抱
她的手足够长,摸着她的右乳,不时刮着捏着奶头,她的心跳得很曆害,脸很快
烧红,连我的嘴都感觉有种被烫的滋味,我忘情地啃着她的脖子,耳朵,鼻子,
还有嘴巴,舌头也不时伸进去,抠她的舌头。这般挠弄之下,岳母很快蹦溃,粗
气直喘,嫩屄也开始发作。

  我放开她,把她放在床上,爬上去吸她的奶头,在没有药物的作用下,她经
受这些有点难爲情,但欲望如火又不忍拒绝,抓着我的头推也不是,拉也不是,
只好紧紧地抓着,抓着。我慢慢地吻着,手不停地弄着能弄到的地方,我突然猛
吸她的乳房,她「啊」了一声,然后全身颤抖起来,我把两只手指头伸进她的口
腔,不容她反抗,就在 面搅拌起来,另一只手在在屄 还在不停地抠,不停地
抠出水来,那 好象是一口井,一口埋藏了多年,永不枯竭,水源深埋,等待我
去打钻挖掘的老井!

  好久,我才慢慢地停了下来,坐在她边上,两手放在她的乳房上面捏着,看
着她半闭的眼睛,轻轻地喊了声:「妈。」她一阵激灵打战,居然没有应,我就
是要这种效果,让她知道这是乱伦,我在玩弄我的岳母!于是我又喊了一声:「
妈。」她终于睁开眼,轻轻地嗯了一声。

  我用力捏了一下奶头,她疼得「啊」了一声,我淫笑着说:「妈,你喊什麽
呀。」

  岳母难爲情地红着脸,战抖着说:「文儿……你在弄……妈呢……」

  我心 一热,「妈,你昨晚说让我肏的,以后怎麽办啊。」

  「嗯……嗯……」我站起来坐在她的胸上,两个屁股压着她的两个奶子,微
微用力,岳母的嗯声马上就变成了呻吟,在粗气中嗯啊起来。

  我不放过她,看着她微闭的眼,我把身子往前靠了靠,挺起的鸡巴正顶着她
的下巴,閑淑的岳母几时遇到这样的阵势,胸口咚咚地打起鼓来,跳得又猛又快!

  我的屁股好象坐上了按摩椅,有种被按摩的感觉,真他妈的爽极了。

  「妈,你睁开眼看我。」我用不容抗拒的语气说。

  岳母慢慢地睁开眼,迷蒙地看着我,坐在她的奶子上,看着我顶在她下巴上
的鸡巴,鸡巴那昨天晚上混着两个人的淫水此时散发出的腥味让她呼吸有点困难,
脸烧得象冒火一样,耳朵红得象烙铁,害臊而勉强地笑了笑。

  我摸着她的头发,慢慢地往前靠,坐在了她的下巴上,我的卵蛋正碰着她的
嘴巴和鼻子,她两手抓紧了被单,「嗯……嗯……吁……」地呻吟起来,我再慢
慢地向前,鸡巴盖在她的额头上,屁股坐在她的脸上,我下体的鸡巴的和屁股的
气味呛得她禁不住咳了好几下,手放开床单想要掀开我。

  我抓住她的手,屁股轻轻地在她的脸上磨着,她全身扭动起来,想要反抗我。

  我充满征服的成就感,淫笑着说:「妈,你干嘛啊!说话啊。!」

  「孩子,饶了妈吧。」她咽咽地说,「妈受不了了。」

  「哪 受不了啊?」我挑逗地说,然后转过身来,趴下去,看着她的嫩屄口,
我嘴巴凑了上去,突然感触地说:「啊,妈啊!这是小雨出生的地方啊。」

  岳母打了个激灵,嚎地哭了一声,我不容分说,把屁股一擡然后鸡巴对着岳
母的嘴插了下去,她没来得及出声,惊骇中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把我掀到一边,
「你……你……你要干什麽?」

  「妈,怎麽了,小雨常用嘴帮我弄呢。」

  其实我老婆不喜欢口交,我试了几次,她很生气,一直没有做过。岳母这样
的烈女,更不用说了,但我一定要强制征服她。于是我又爬到她身上,把她扶了
坐起来,一只手拉着她的头发,让她昂起头,眼睛对着她的眼睛,「妈。你不是
说今后要让我肏吗?」我轻轻地说,吻了她一下,「我会让你快乐的,如果你愿
意。」

  在岳母满脸飞红地嗯了一声中,我已经站起来,鸡巴放在她的嘴唇边上,慢
慢地磨着,她抵挡了一阵后,终于张开嘴,吸了进去,我慢慢地伸进去,又慢慢
地抽出来,同时命令着说:「妈,你吸紧点,这样你儿子才爽。哈哈。」我左一
声妈右一声妈地叫着,乱伦的刺激感不时让我们两人都魂飞魄散。

  我把再度把她放倒,转过身去,嘴巴慢慢地伸到她的嫩屄上,吻了吻屄毛,
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阴蒂,她两脚忍不住猛烈地抖了起来,在她的抖动中我
舌头趁机深入屄 。

  「啊……我……要死啦……儿子,你快来吧,给妈啊,妈……受不了了。」

  舌头离开她的嫩屄,转过来看着她,「妈,怎麽受不了了?」

  「下……面……下面,」她迷惘着,两手抓着床单,抓得紧紧的,「给我…
…给我……」

  「你要什麽啊,妈。」我故意在语言上刺激她。

  「要……要你的那东西。」她也真是太传统了,到了这时候还怕说鸡巴两字。

  我还是不依不饶:「那东西是什麽啊,你要她干什麽呢,亲爱的妈妈。」

  岳母知道不直白地说出来,我肯定还要拖下去,而她已经受不了了。烈女就
是这样,你没有肏她的时候,她很高洁,你一旦引她上勾了,那淫秽的程度,比
妓女淫贱的下浪来得还要煽情,还在淫秽。

  「人家要……你的……大鸡巴啦……妈要……啊……」

  我一只手使劲捏了一下她的乳头,另一只手在她的屄上搓了一把,她更受不
了了,「儿子……乖女婿……妈的屁洞洞要你……你的鸡巴……来肏……」

  我心 一热,犹如火山爆发,屁洞洞,他妈的,好新的名词。我忍不住了,
猛地扑上去抱住她,嘴巴狂吻了下去,鸡巴对着嫩屄,屁股一沈,狠狠地顶了第
一下,然后抽出来又狠狠地顶了第二下,第三下。……嘴巴一直没有离开过她的
脸。

  顶了一会后,岳母在嗯嗯啊啊声中哭腔又来了,女人快乐的时候哭起来真地
很煽情,我差点就喷了,可能是今天岳母很清醒地让我肏屄的缘故吧,我知道她
已经是被我征服了。

  我在她的哭声中止住,关心地问道:「妈,你疼是不是啊,怎麽哭了?」

  岳母抓住我,急急地说:「儿子,不要停啊,妈……妈是快活才哭的……妈
好高兴啊……」

  我把岳母的身体扭转过来,背对着我,鸡巴沿着屁股后缝寻路,在岳母一阵
阵失魂的悸动中,肏进了她的屄 ,疯狂地肏起屄来,她把持不住自己,象条怀
春的母狗一样趴在那 ,任我从后面一阵狂妄地抽杀,只听到鸡巴渍渍进去的磨
擦声,和岳母高昂的呻吟和哭泣。

  我边肏屄边粗暴地说:「妈,以后你要不要我肏屄!」

  「要……妈……今后要你肏……肏屄。」岳母在呻吟和哭泣中应着,「儿子
……想要什麽时候操妈,就……操……」

  满足的征服欲让我血液急流,抱着岳母的屁股,突然一掌掴下去,红红的屁
股上顿时出现了一个更深的红掌印,同时我狂啸着:「妈,阿琳,你是我的母狗!」

  阿琳是岳母的名子,这样粗犷野性的语言和动作用在淑女身上真是爽,征服
的彻底感更加实在。而岳母也似乎在高潮中被这样的雄性本色所征服而感到快感
无比,居然在呜呜的哭声中说:「啊……阿琳是文儿的母狗……啊……坏了,坏
了……要来了……」

  岳母的淫态让我坚持不下去,鸡巴不听使唤地狂泄出来,岳母在我精液的沖
击之下,也禁不住一阵阵地癫狂,乱喷而出,阴阳之精同时互相沖击,在岳母的
屄 乱成一团。岳母抽畜着久久不能停止,而我则趴在她身上,享受着射精后的
快感和她肉体的抽动。

  好久,我们才起来,走进浴卫生间 一起洗澡,岳母帮我细细地洗了全身,
我也做着同样的动作,并且还在那 让她含了好久的鸡巴,禁不住了喷了她一脸。

  我不让她洗,拖她赤条条地出来,就坐在在沙发上,赤裸裸地看着她因害臊
而发红的身子,帮她美容按摩。

  这样,这两天我们把屋关得紧紧的,忘我地沈溺在狂热的肏屄中。到了第三
天,越飞哥出差回来了,我老婆晚上也要回来了,岳母说:「我得回去,不然怕
引起怀疑。」

  準备出门的时候,我抓住她,把她压在门上,吻了她好一阵,说:「妈,我
要的时候你得让我肏你!我喜欢和你肏屄!」

  岳母脸一热,刮了我一下鼻子,淫淫地说:「你呀,嘴巴就是烂。」她抱着
我把胸贴得紧紧的,「不过,就怕雨儿发现,咱们得注意点。」

  一想到雨儿,我心头一震,似乎想到了什麽,立即脱了岳母的裤子,把她挤
在门上,掏出鸡巴就肏起屄来,使劲肏屄,手伸进她的胸一阵胡作非爲,嘴巴也
吻上了她的耳朵,不停地呵欠起来。

  「妈,你好美。」我喃喃地说,「我要你当我一辈子的母狗。」

  岳母不知道是高潮还是感动,眼泪就出来了,伏在我胸上一阵抽泣。

  乱伦真地很剌激。我心头一浪,泄了。

  过了好久我才抽出鸡巴来,提起岳母的内裤,在嫩屄口上一阵揉溺方穿上,
然后才帮她穿上裤子,在她的奶子上狠狠地抓了几把,放她出门。


  八、两度强肏大姨子,她就已经是我鸡巴下的温顺绵羊

  暑假来了,老婆大部分时间都在家 ,岳母也和往常一样,两个女儿同时照
顾,不过我们这边来得多,因爲玲玲暑假要补课住校,芸姐和越飞哥的工作性质
又不象我们那样清閑。假期初我被性情飞涨的雨儿弄得软软的,她性欲虽然很强,
但不喜欢太露和太花俏的,所以让我比较难泄,我觉得不大新鲜,总是想方设法
和岳母剌激一下。

  暑期有个县城发大水,市 面抽调医务人员下去搞防疫,而期间越飞哥去了
北京出差,玲玲住校,芸姐就报名去了抗洪区。过了几天,越飞打电话回来说,
芸姐她们工作任务完成了,都回来了,她因爲在乡下,没赶到车,在县 多停了
一个晚上,他还要两天才回来,没空去接她,要我开车去接一下。

  我本来要老婆和我一起去的,但老婆有同学过生日,去不了了,岳母说:「
你自己去吧,注意安全。明天早上早点把芸儿接回来,明天星期六呢,玲玲要回
家,明天晚上都到这吃晚饭。」

  我看着岳母,想把她抱起来,她指了指我和雨儿的房间,我才住手,依依不
舍地驱着重庆长安去了县城。

  到了县城,芸姐还在十多公 的乡下,我想还是接她到城 来住一晚上吧,
明天再回市 。

  我忽然想到芸柔细的身材和鼓鼓的奶子,还有漫柔秀丽的面庞。一想着晚上,
我算盘就来了。芸姐的性格我知道,只要一上手,威胁诱导两下,估计没什麽问
题。我们一家人平时也挺能开玩笑的,相处也很好,尤其越飞哥忙,芸常到我家
吃饭,我和两姐妹谈得很开,但顾着岳母和雨儿,我一直没有办法对芸下手。

  现代化通迅真方便,一到乡下,就用手机联系到了芸,她站在马路边上,风
尘仆仆的样子,弱小的身子让人看起来有说不出的怜爱。我忽然想,那弱小的身
子,细细的腰,抱起来肏屄该有多爽啊。想着想着我不禁坏坏地笑了。

  一路上我和芸不停地说笑,当然说的全是一些正当而有品味的事情,我知道
不能出格,否则她会对我防备的,上手后才能对她胡作非爲。

  进了城,我说:「芸姐,今晚上我就在这爲老姐您先接风了。」

  我们找个地方吃了饭,要了两瓶爽口山葡萄酒,芸不大能喝酒,但看我那样
热情,就喝了半瓶,还一个劲地夸我会哄人,把他妹妹都哄到手了。呵呵,可惜
她不知道其实这不算什麽,我连她妈也哄上床了呢。

  吃完后天都黑了,我们去了县城最好的宾馆,我去开了一间单人套房, 面
是床和卫生间,外面是厅的那种,我帮芸提着东西,芸住进去,问我:「你住的
房在哪?」

  我顺口报了个房号,顺手关上了门。

  芸看我没有出去的意思,也就不便拒绝,妹夫哪。

  我打开了电视,电视在卧室那边,调了一个文艺台,调大声音,把窗户和窗
帘关好,芸打开行礼,看样子是取出东西要洗澡。我佯装着不在意,走到芸的身
边,看着芸弱小的身材,比我矮一个头,我感觉能轻轻地把她给抱起来,想着想
着我脸上不禁发热。

  芸好象注意到了什麽,笑着问我:「你怎麽啦。」

  在以前要是对岳母非礼,打死我我也是最怕的,但要是对芸姐非礼,不给我
胆我都敢,可能是她太可人太亲和的缘故吧,何况我不是很怕越飞,当然不能让
他知道,不然后果很严重。我似笑非笑地对芸姐说:「姐,你好美。」说得连我
自己脸都红了,但还是不肯罢休:「柔柳扶风,有点儿林黛玉的味道呢。」

  「哈哈哈……」芸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小子,真会哄人,得了,别贫了,
休息去吧。今天你开了一个下午车,也累了。」

  我犹疑了一下,灼灼地看着芸,芸被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正要转过脸去,
我一把抓住她,一字一句地说:「芸,我爱你,今晚我要陪你。」

  芸听了我的话,怔住了,一会反应过来,挣脱我说:「你胡说什麽呀,去去
去。」

  我不容分说一把抱住她,凑上去就吻了起来。慌乱中伸出手抽了我一个耳光,
我一时顿住了,芸理了理头上的乱发,气呼呼地说:「张一文,你知道你在干什
麽吗?我是雨的姐姐!」

  「我知道!」我吼了一声,马上软了下来,但仍然一字一句地说,「姐,你
听好了,今晚我就要肏你。」

  



访客,如果你想观看隐藏内容请感谢
这是给发文者的动力,随手感谢他,就是最大的鼓励


  阅读全文


[/hide]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